您的位置:

首页>明星偶像>少女时代的亲密接触

少女时代的亲密接触

我是Joey Kevin Green乔伊•凯文•格林,生于旧金山,父亲是美国人,母亲是台湾华侨,我从小在美国长大,因为母亲的婆家住在台湾,所以每年总在华人新年时,会跟着母亲回台湾过年。也因此;虽然长的金髮碧眼,却也说的一口流利的中文。

母亲的婆家非常富裕,外公是知名建设公司的董座,虽然我只是个外孙,但外公外婆两位老人家,总是对我这混血儿格外宠爱,高中毕业后,我顺利的成为台北师範大学的留学生,一个人搬进了外公帮我準备的阳明山别墅里。在父母亲的教育下,我虽然不喜好奢华,但对两位老人家的宠爱;有时候连我父母也只能半推半就的接受,我当然更不敢泼老人家冷水。

老实说;在大学的这几年,凭着混血儿的外貌和身材,我身边不乏校花美女们的围绕,但始终无法让我心动,原因并不是我的眼光太高,或是个性孤僻,而是长久以来;在我心中一直有着一段鲜少外人知道的回忆:那就是我小学时与少女时代的洁西卡不但是邻居,还是青梅竹马的同班同学,这段小时候的际遇我很少向旁人提起,一是因为已经是多年前的往事,二是旁人听了也不见得相信。对我来说;就像一场梦一般的模糊但却真实……

旧金山的亚洲人并不少,因为母亲是华人的关係;我对亚洲人的感觉总是特别亲切,回忆里的洁西卡小时候并不温柔,反而有些强悍,还记得小学的时候,身为家中独子的我常常独自在前院玩耍,透过围篱便见到她与妹妹Krystal在院内玩扮家家酒,每当她见到我;便会要我爬过围篱跟她们一起玩。

也不知为什幺?每次一定是洁西卡当女主人,我当男主人,小我们6岁的Krystal当我们的女儿。现在想想:为什幺我当时就不能当个邮差,水电工什幺的?

「Joey, go laundry plz.」
( Joey,去洗衣服好吗。) 洁西卡拿着她的芭比走进玩具客厅又像往常一样的发号司令。

「No. I work all day, I am tired.」
( 不要,我上班一整天了,好累。) 我把肯尼娃娃的两脚伸直,翘在桌上,两手摊开躺在沙发上。

「Joey, I say go to laundry.」
( Joey,给我去洗衣服!) 洁西卡生气的说。

「No!Females suppose towash the clothes.」
( 才不要!洗衣服是女生做的事。)

     接下来;我玩的肯尼娃娃就被洁西卡一把抓起,丢在一旁的草地上,小学三年级时的我,身高比洁西卡矮半个头,每次跟她吵架最后都只有哭的份。也不知道为什幺?虽然每次玩家家酒我都会哭着回家,但我还是傻傻的往她们家跑。而因为我个头小又爱哭,在学校也常被其他男生欺负,好几次都是洁西卡帮我解围,有一次洁西卡甚至和欺负我的男生大打出手,从那次起;班上的男生都很害怕洁西卡。

     日子一天一天过去,记得五年级的夏天;我又独自的在前院玩着我的遥控车……

「Hey!Joey, Come here.」隔壁洁西卡的声音。

「Play with me.」
( Joey过来陪我玩。) 洁西卡已经把家家酒玩具在她家前院準备好了。

     我熟练的攀过围篱,跑到玩具屋前,刚坐下準备拿起肯尼娃娃就发现;移?怎幺玩具客厅中只剩下了洁西卡的粉红芭比?Krystal的紫色芭比呢?

「Where is Krystal?」
( Krystal呢?) 我往她们家屋内望去,却不见Krystal的人影。

「She was studying in Korea.」
( 她去韩国唸书了。) 洁西卡说。

「Joey, This Kenny doll given to you.」
( Joey,这个肯尼娃娃送给你。) 洁西卡边说边拿起了肯尼娃娃交给我。

「Why?」
( 为什幺?) 我接过娃娃,睁大眼睛问,这可是洁西卡最喜欢的娃娃之一!

「After this fews day, l will go to Koreaalso.」
( 过几天我也要去韩国了。)

「Why?」
( 为什幺?)

「My parents say:Someday I will become a star.」
( 我爸妈说:有一天我会成为明星。)

「Is like Britney Spears?」
( 像小甜甜布兰妮吗?) 那是当时最红的美国偶像女星。

「Yes!」
( 没错!) 洁西卡扬起下颚,骄傲的说。

我看着洁西卡自信的表情,眼中闪耀着光芒,顽皮的又想泼她冷水。

「I don’t think so, You are not prettyenough.」
( 我觉得不行;妳不够漂亮。)

     洁西卡听完表情一变,把我手上的肯尼娃娃又抢了回去,高高举起又準备像过去一样的丢到远处去。而我早已经习惯了她丢完,我再去捡回来的游戏。但这次;洁西卡却缓缓的把娃娃放下又拿给我……

「Joey, From now on, I cant longer fightwith you anymore.」
( Joey,以后,我再也不能和你吵架了。)

我第一次见到洁西卡这幺温柔的模样,当时傻傻的我也不知作何反应,只能安静的陪着她。

「Joey, You are a boy, From now on don'tcry even you got bullied, OK?」
( Joey,你是个男生,以后被欺负也不可以哭知道吗?)




我认真的对洁西卡点点头。


「Will you remember me when you become astar?」
( 那妳当上大明星会记得我吗?)

「Of course, You are my little Kenny.」
( 当然记得,你是我的小肯尼阿。) 洁西卡说完,我害羞的低着头脸都红了。






「Joey, Remember once we grow up, Come andfind me.」
( Joey,将来记得来找我。)

这是最后停留在我脑海中,洁西卡的声音……
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     转眼八年过去,如今的我已经身在台湾,是大学四年级的学生,身高也有一米八五和当初小学时的我完全不同了。本以为自己早就忘记了这童年时代的南柯一梦,没想到在前年,韩国偶像天团《少女时代》的出现,我才赫然发现;原来洁西卡真的成为了万众瞩目的大明星。我曾试着写信到韩国电视台、经纪公司,希望能与洁西卡联络上,但最终都毫无音讯,石沈大海。有时在睡前;独自看着那当年她送我的肯尼娃娃想着……洁西卡还记得我吗?

「Joey!我弄到少女时代演唱会的票了。」家豪在学校中廊的另一头大声喊着。

     家豪,我的同班同学兼死党,电机系的高材生,不但功课好,人也长的帅,身边总有换不完的女友。而且他不单是学生会的会长,也是校园内SONE的领导人。有时我怀疑;追星并不是他的主要目的,他只是个喜欢享受领导的激进份子,如果出生在动乱的年代,他肯定是个学运领导者。不过;他对朋友真的是没话说,对他而言;朋友永远比女友来得重要。

「Joey,我们SONE大军厉害吧?四点线上开卖,我们就让它当机了。」家豪搭着我的肩,炫耀着手上的数十张门票。

「哇,你们是打算当黄牛吗?买这幺多。」我接过家豪手中的票,惊讶的数着。

「呵,我还怕这些票不够呢。」家豪手机响起,似乎还在忙着统计各处成员买到的票数。

     其实SONE是所有喜欢少女时代的粉丝们一个共同的名称,在众多的SONE里又成立了各式各样的团体,家豪领导的SONE团体,就是在我们校园中成员最多的团体。而且在他的「英明」领导下,北部其他大学的SONE团体都逐一的收编在他旗下。

「Joey,我有件事跟你说。」家豪讲完手机,一脸正经的说。

「?」我疑惑的看着他严肃的样子。

「我们北部的SONE有个行程,我觉得你应该参加。」

「什幺行程?」

「演唱会前天傍晚的接机。」

「Joey,到时;我帮你弄个好位置,看看能不能让你的青梅竹马见到你?」

     家豪是少数几个知道我与洁西卡的故事后,又愿意相信的人,见他这样的情义相挺,我心里一阵莫名的感动。严格来说;我不算SONE,我对少时的其他成员也没有太多的感觉,她们对我而言;就像远在天边的星星,永远遥不可及。但洁西卡对我来说;虽然距离一样遥远,却似乎相连着一条丝线,即使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,我也希望在丝线的另一头能找到答案……

     接机的那天,我坐在家豪的车上,一路上我都紧张的忐忑不安,心里不时的想着,如果见到洁西卡的话,自己该说什幺话?开车的家豪也看出了我的心事……

「Joey,别想太多,就算洁西卡见到你,也不可能当众和你说话。」

「也有可能她早就忘记你了,也说不定,对吧?」

     听家豪这幺说,我心想;计划成功也好,不成功也罢,如果天生注定没有缘份,又何必强求呢?

车子开进机场,停完车后我们步行到入境处,远远的就发现门口挤满了媒体记者,和各处前来的SONE粉丝,所有人都等候着少女时代的到来。家豪拨了几通手机,人群中钻出几位SONE的成员用人墙帮我们开道,让我们一路挤到了最前线护栏边的位置。家豪说只要是从入境门进来的旅客,一定会看到这个位置。我既兴奋又紧张的等候着,家豪也四处帮我张罗着平板电脑,八台平板电脑拼出了「Jessica I am Joey.」( 洁西卡我是乔伊 )的英文字样,我也害羞的从手提包中拿出了那保存已久的肯尼娃娃,紧紧握在手上……

     不久,人群开始骚动,SONE的成员告诉家豪;少女时代的班机已经降落,只见所有的记者,摄影师都开始準备,粉丝们也把标语牌都举在手上,现场的气氛顿时紧张起来,所有人都屏息以待,专心注视着入境门内的动静……

     入境门内开始陆续的走出韩方的工作人员,首先出现的少时成员是太妍与蒂芬妮,两人都戴着太阳眼镜,走在走道的中央,身旁围绕着韩方的工作人员,只见现场粉丝的叫喊声不断,相机的闪光灯此起彼落,跟着孝渊与珊妮也出现,一样的走在走道的中央,避免与粉丝肢体接触,陆续秀英和徐玄也依旧是谨慎的不敢离护拦太近,走在韩方工作人员的身边,终于;最后出现的是洁西卡,允儿和俞利三人。

洁西卡戴着太阳眼镜,一头金黄色的捲髮,左手抅着允儿,两人亦步亦趋的跟着队伍前进,眼看就要经过我们前方,却被身旁围绕着的韩方工作人员挡住了视线,根本看不见我们……

「来,一,二,三。」

「 J E S S I C A !!!」

家豪和周遭SONE成员的奋力一喊,果然让洁西卡回眸一瞥,从工作人员交错的身影中注意着我们。

「Joey,快把娃娃拿起来!」家豪见洁西卡已经注意到我们,急着提醒我。

     我腼腆的把肯尼娃娃拿到胸前,没想到前方的洁西卡顿时停下了脚步。虽然洁西卡戴着太阳眼镜,但我知道;她看见了。洁西卡的脚步一停,身旁抅着的允儿也停下了,短短的数秒钟过后,后方快速的上前一位女性工作人员,搀着洁西卡继续往前走。我们只见洁西卡与工作人员边走边交谈后,就直接跟着队伍走出机场,搭上接泊的休旅车。

     我们失望的目送着少女时代的车队离开,周遭的媒体记者与粉丝们也一轰而散,现场人群渐渐离去,只剩下家豪和几位SONE成员……

「Joey,我们回去吧,这样的结果也好……」家豪拍拍我的臂膀,安慰着我。

「嗯……」我失意的低头轻声回应。

家豪看我闷闷不乐的样子,故意找话题让我开口……

「Joey,学校好几个学妹对你有意思,我找机会帮你介绍。怎样?」

「……天哪,我居然到了需要你介绍的地步?」我苦笑着说。

「哇,你这家伙,我帮你,你还嫌弃?」家豪用手臂紧箍着我的脖子,跟我沿路打闹着玩……

到了停车场,我与家豪向几位SONE成员道谢后,大家就分别打道回府,家豪与我上车后,发动车子準备离开……

「家豪,谢啦。没有你和你那一票兄弟的话……」

「是兄弟就别说那幺蠢的话。」家豪不等我说完,抢着说。

「不过……Joey,你拿娃娃的样子;真的是挺蠢的。」家豪说完,我两都在车上大笑起来。

     车子一路开上了高速公路,我看着窗外的景色,心中反而如释重负。我心想;如今洁西卡已经是亚洲知名的偶像巨星了,而我不过是个一事无成的大学生,有什幺资格再找她呢?混血儿?长的再帅又如何?演艺圈里的帅哥彼彼皆是。洁西卡与我已经是两个完全不同世界的人了,我又何必再执着过去的往事?也许就像家豪说的「这样的结果也好。」

     此时家豪的手机响起,听他说话的内容应该是SONE成员打来的,看家豪的口气似乎对内容有些惊讶……

「Joey,告诉你个消息。」家豪阖上手机后急忙着告诉我。

「刚刚机场解散之后,有一位韩方的人员留在现场,到处在问你的电话……」

「真的吗!?」我听完心里既惊讶又开心。

「我刚刚已经把你的电话给他们了,你等着好消息吧。」

「看样子;我们的辛苦没有白费。」家豪看着我露出欣慰的笑容。

     果然,我们车子还没回到台北,我就接到了一位自称是洁西卡经纪人的电话,对方是位女性,讲英文,从口音听起来应该是韩国人,电话中她问我是不是洁西卡的朋友?要我一个人晚上七点三十分到西华饭店门口。

「Joey,接下来只能靠你自己了。」家豪说。

「嗯。」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     晚上七点三十分,我準时在西华饭店的门口等着,心里又不免紧张起来,没多久我手机响起,远处一位女士见我接起电话,朝我走来,原来手机是她拨的。

「I am Jessica's agent, come with me plz.」
( 我是洁西卡的经纪人,请跟我来。) 这位女士一脸严肃,似乎对我不太友善。

     我们走近饭店一楼的咖啡厅,在角落的安静位置上已有位身材高瘦的男子在等着我们,三人坐下后;洁西卡的经纪人,要我也点了杯咖啡,便从手提包中拿些东西出来。我仔细一看,原来是少女时代的签名CD,还有洁西卡的签名照等等……

「Hm, The thing is this, Jessica want totell you…」
( 嗯,事情是这样的,洁西卡要我转告你…… )洁西卡的经纪人翘着腿,将双手交叉抱在胸前,缓缓说道,而坐在旁边的男子一言不发,只是静静的听着……

「I think you already know that she isalready a star now, Therefore she is not a normal person.」
( 我想你也知道;洁西卡今天已经是一位明星了,跟平常人不一样。)

「And this concert is very important forher, Which i hope you stop contacting her at all.」
( 而且这演唱会对她很重要,如果可以的话,希望你尽量不要再打扰她。)

「These are gifts from Jessica.」( 这些礼物,是洁西卡要送给你的。)


     听到这,我已经很清楚她的意思了;原来洁西卡不想见我……



「I think you made a mistake...」

( 我觉得妳搞错了……) 我边说,边拒绝这些礼物。




「I don’t want these gifts, I just a old friend.」         

( 我不收这些礼物,我只是她的一位老朋友。)




「You are her friend, You should know whatis best for her…」

( 你既然是她的朋友,更应该为她好才对……) 经纪人说。






     现场的气氛越来越尴尬,似乎;想见洁西卡不过是我自己的癡心妄想罢了……






「Please tell her take care. And thank yourcoffee.」

( 请转告她,好好照顾自己。还有谢谢妳的咖啡。)我说完便头也不回的离开。


原来;这就是我一直以来追寻的答案吗?我走出饭店,突然觉得晚上的风好冷,我回头仰望着高窕的建筑,夜晚的饭店被灯光打造的金碧辉煌,我想洁西卡就在这饭店的某处吧?但为什幺我却从未感觉她离我那幺的遥远呢?我看着饭店的水池,拿出了肯尼娃娃,我想;就在这里跟这段回忆做个了断吧,正当我想把娃娃丢进水池的同时……

「Joey, right?」
( 你叫Joey对吧?) 背后一位男性的声音叫住我。

     我回过头,原来是刚才那位坐在旁边,一言不发的男子……

「Can you speak Chinese?」
( 你会说中文吗?) 他问我。

原来这位男子会说中文,看来应该是台湾人吧。

「会。我是留学生。」

「原来是留学生,看你的长相不像台湾人,混血儿吗?」男子边说,边点了支烟……

「抽烟吗?」男子客气的把烟拿向我。

「谢谢,我不抽烟。」

     男子见我不抽烟,把烟收起后,狠狠的吸了一口,又缓缓吐出……

「你觉得刚刚那女的说的有道理吗?」男子问我。


我思考了一会,毕竟每个人都有权利选择自己想要的朋友,如果洁西卡不愿意见我,我又何苦一厢情愿的自作多情呢?


「我只是想见见朋友而已,没有打扰洁西卡的意思……」

「如果洁西卡不愿意见我,那就算了……」我吞吞吐吐的答道。

「你怎幺知道洁西卡不想见你?」男子笑着问。

「可是;那经纪人刚刚不是说……」

「她们不会让你见洁西卡的,至于洁西卡想不想见你?你要问她本人才知道。」男子说。

「那……我要怎幺才能见到她呢?」

     男子依旧吸着烟,沈思了一会……

「明天早上等我电话吧。」男子将烟踩熄,转身準备离开。

「喂,你为什幺要帮我?」我急忙叫住他,想问清楚原由。

「就当作日行一善吧。」

「对了,我不叫喂,我叫Jason。」男子没有回头,潇洒的离去。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     回到家中;家豪打了通电话给我,我把今晚在饭店的事情告诉他,他要我不必想太多,一切顺其自然。说完电话;我突然觉得今晚好漫长,我洗完澡,疲惫的躺在床上,脑海里想着;明天真的能见到洁西卡吗?会不会又是一个假希望呢?如果真见到洁西卡,我又该说些什幺?想着想着,疲惫的我不知不觉的进入了梦乡……

     隔日上午,我总算等到了Jason的来电,他要我务必在九点準时到饭店的532号房。

     我九点整到达饭店,搭乘电梯到了五楼,电梯门一开;我已经见到Jason在长廊的尽头等我……

「进去吧,洁西卡在里面等你。」

     我原本伸到门把的手突然缩了回来,面对着房门,我反而紧张的犹豫不决,Jason见状在背后笑着我……

「你是个男生,怕什幺?」Jason笑着说。

     我鼓起勇气打开房门,Jason在走廊轻声的对我说了一句Good luck,就一把帮我把房门拉上,我独自的走进客厅,见到洁西卡倚坐在沙发上专心的看着手上的文稿,虽然穿着轻便的连帽外套和牛仔裤,还是掩不住她那美丽的风采……

「Take a seat.」
( 坐。) 洁西卡没有看我,仍然倚着沙发低头看着手上的文稿。

     我照着洁西卡的吩咐坐下,洁西卡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,让我一时之间不知该说什幺才好?就这样呆坐了几分钟……

「Did you want to see me?」
( 你不是要见我吗? ) 洁西卡用视线的余光撇向我,散发着一股轻蔑的感觉。

「Yes… How you been?」
( 嗯……妳好吗? ) 我紧张的说。

     洁西卡没有立刻回答,置若罔闻的看着文稿……

「How i been?You used somany effort to come to me just ask this question?」
( 我好吗?你千辛万苦来见我,就为了问这句吗?) 洁西卡看都不看我一眼,冷漠的说。

     听到这;我已经知道洁西卡心里不高兴,只是我不了解;如果她真的不愿见我,又何需要答应见我呢?

「I don’t know  you miss me or not?but, I am miss you.」
( 我不知道妳想不想见我?但我很想见妳。 )

「You see me now, so?」
( 那你现在见到了呢? ) 洁西卡用不屑的目光看着我,对我说。

「What wrong with you?why you so mean to me?」
( 妳怎幺了?为什幺这样对我? ) 我终于忍不住的问。

     这时洁西卡才放下手中的文稿,正视着我。

「What wrong with me?one question…」
( 我怎幺了?我问你…… )

「If I am not a star now, will you come andfind me?」
( 如果我今天不是位明星,你还会来找我吗? )

     我低着头答不出话,甚至不敢看着洁西卡,她说的没错;如果今天不是因为她是少女时代成员,我怎幺会想起小时候的约定?也许早把她忘了吧……

     洁西卡见我答不出话,又低头拿起文稿……

「I think you just go back where you from,just be a fans. 」
( 我看你还是回去,乖乖当个粉丝吧。) 这句话就像把致命的刀,狠狠的插进我心里。

     我深深的叹了一口气,胸口像是重击般的剧痛,原来;这就是我千辛万苦找寻的答案……失望和难过催逼着眼泪要夺眶而出,我扬起头只希望眼眶的泪能逆流回去……

     我终于死心了,我默默的从背包拿出那曾经是我寄托希望的肯尼娃娃,轻轻的放在桌上……

「You take care yourself…」
( 妳自己保重…… ) 我说完便起身离去。

     我打开房门快步离开,不想眼泪被人发现;门外的Jason一把拉住了我……

「怎幺回事?」Jason急着问我。

「没有,只是;她不想见我……」我急着用手抹去不小心流下的眼泪。

     Jason面带遗憾的看着我,似乎也说不出安慰的话。

「Jason,谢谢你,我先走了。」我勉强挤出一丝笑容。

「等等……」Jason又叫住了我。

「Joey,你先听我把话说完。」

「你说她不想见你?可是……她昨天知道经纪人不让你见她,哭了一整晚你知道吗?」

「真的吗……」我听完后,讶异的看着Jason。

     Jason把头转向房门,示意我再进去看看。

我轻轻的打开房门,走进房间。到了客厅;只见洁西卡两手将肯尼娃娃紧握在怀中,倚卧在沙发上哭的不成人形……

「Jessica…」
( 洁西卡…… ) 我心疼的唤着她。

     洁西卡知道我进来,哭的更是激动,我却呆站在一旁不知所措……

「Do you know how I wish to see my friendssince I am a trainee for all these years?」
( 你知道我当练习生的这几年,多希望有朋友来找我吗? ) 洁西卡哽咽的说。

     洁西卡哭的惹人怜爱,我想靠近安慰她,却又裹足不前。

「Jessica, I am sorry…」
( 洁西卡,对不起…… ) 原来她是气我那幺多年都没跟她联络。

「I tried to contact friends, try and tryand try, but I can’t success.」
( 我曾试着联络朋友,我一直试,一直试,却都没有办法。) 洁西卡声泪俱下,每一声啜泣,都让我的心快碎了……

     我这时才知道;原来她们的经纪公司对她们的交友状况管制的那幺严格。难怪之前在新闻上听到;韩国艺人连电话都被经纪公司监听的消息……

「Jessica...」
( 洁西卡…… )

我见洁西卡哭的眼鼻都红了,连忙抽起几张面纸,坐在洁西卡身边;没想到洁西卡却突然扑进我怀里,我本能的抱住她,这一抱让洁西卡哭的更激动,我轻轻的拍着她的背,要她别哭了……

「Jessica, from now on, No matter where youwill be, I will be there for you…」
( 洁西卡,从今以后无论妳在哪,我都会去找妳……)

     怀中的洁西卡情绪渐渐平静了,却还是断断续续的啜泣着,看来是还没有离开我怀中的打算……

过了一会,洁西卡轻轻的推开我……她看着我被她眼泪弄湿的衬衫,不好意思的低着头。

「Keep this doll instead of giving it backto me. if you give it back to me, I am going to die sorrowfully.」
( 保管好这个娃娃,别再还给我了,如果再还给我;我会伤心到死掉。) 洁西卡面带泪痕的嘟着嘴,害羞的又把肯尼娃娃放在我手中。

这时;我的手机响起,是Jason的来电显示。

「Joey,时间到了,我必须带洁西卡回去楼上的房间才行。」原来;这532号房是Jason为我和洁西卡另外临时开的房间。

     我和洁西卡打开房门,Jason说会再跟我联络,就急忙带着洁西卡离开,我依依不捨的看着洁西卡离去的身影,心中却洋溢着幸福的感觉,原来;我的辛苦没有白费。

     我离开饭店不久,就又接到Jason的电话,Jason说洁西卡现在正要前往电视台受访,而下午三点又要进行演唱会的彩排,所以洁西卡想要在晚上见我,要我今晚腾出时间,而确定的时间;他会再跟我联络。知道了洁西卡想再见我,真让我受宠若惊,我开心的期待着晚上的约会……

     晚上九点;一样的房间号码,我依照Jason的约定,在走廊又见到了Jason。

「Joey,今晚我可不会在门外等你们了。」Jason拿出了房门的钥匙卡交给我。

「记得接到我的电话,就得马上让洁西卡回楼上去,知道吗?」Jason叮咛着。

「嗯,知道了,谢谢你Jason。」我对Jason满怀感激。

「先别谢我,这房间的费用不菲,加上刚刚洁西卡似乎点了浪漫的餐点……」

「喔,抱歉,等我一下。」我听到这,不好意思的连忙从手提包中拿出外公交给我的运通黑卡……

「黑卡!?你一个大学生,怎幺有这东西?」Jason疑惑的问。

     我把我的身世和外公的身份告诉Jsaon,他惊讶的看着我。

「哇,你跟洁西卡约会的事若是让媒体知道,肯定是个大八卦!」Jason摇摇头笑着说。

     Jason离开后;我打开房门,进入客厅;只见洁西卡穿着白色的T恤和运动短裤,躺在长沙发上看着电视,她用抱枕将那双白晰修长的美腿垫高,似乎在舒缓今天彩排时的疲劳。她见到我急忙把双腿收起,娇羞的倚坐在沙发上。

「Hi.」
( 嗨。) 洁西卡露出难得的笑容,跟我打招呼。

「Hi.」
( 嗨。)

「Are you tired today?」
( 今天很累吧? ) 我关心的问。

「It’s alright…」
( 还好…… ) 洁西卡似乎对今早的事还耿耿于怀,不好意思的害羞着。

此时门铃响起,饭店的服务员将餐点送来,服务员将餐车推到餐桌摆设一会,将一旁的音响打开后就安静的离开了。原本在客厅的我们,走近餐桌一看;哇,桌上除了香味四溢的牛排,还有沙拉,麵包和浓汤,餐桌的中央还摆设了浪漫的蜡烛,一旁还有一瓶红酒,一盘草莓和冰块,再加上抒情的钢琴乐,这罗曼蒂克的气氛,让我和洁西卡都有些尴尬。

「Sorry, I think I didn't order this...」
( 对不起,我点的好像不是情人餐阿…… ) 洁西卡低头红着脸说。

「Never mind. Since this is made, we willjust have it..」
( 没关係,既然送来了,我们就吃吧。 ) 我心想;这应该是Jason的杰作吧?

我点燃餐桌中央的蜡烛,打开了一旁的红酒,为洁西卡和我的高脚杯都斟上,我心里暗自的庆幸着;我真是幸运阿,居然能和洁西卡共用情人大餐……

「This is the celerbration of our reunion.」
( 这是庆祝我们重逢。) 我坐下后,举起了酒杯,邀洁西卡同饮……

     柔和的蠋光再加上优美的钢琴演奏,这浪漫的气氛,让洁西卡腼腆的举起酒杯,害羞的低着头,两眼逃避着我的视线,那娇羞的模样;任何人看了都会心动。洁西卡微微啜了一口红酒,优雅的开始用餐……

「Joey, You have grown taller than before.」
( Joey,你变高了。) 洁西卡边吃边跟我说。

「Yes, right now no one can bully meanymore, except you…」
( 是阿,现在可没人敢欺负我,除了妳…… )

     洁西卡听完,两眼看着我,露出了腼腆的笑容。

「Joey, how about me? did i change?」
( Joey,那我呢?我有变吗?) 洁西卡明知故问的想听我说好话。

「Hold on, I check it.」
( 嗯,等一下,让我看清楚一点…… ) 我知道她想听我的讚美,故意顽皮的逗着她。

     洁西卡嘟着嘴,皱起眉头用那迷人的双眼看着我,我假装的摸着下巴,左右的端详了一下……

「Yes, beautiful, very pretty. 」
( 嗯,很美,美极了。)

     洁西卡高兴的又露出笑容,我心想:哎……女人。

「Do you have girl friend?」
( 你有女朋友吗?) 洁西卡问我。

「No.」
( 没有。)

「Lair. Do you know handsome you are?」
( 骗人,你不知道自己很帅吗? ) 洁西卡说完又喝了一口红酒。

「Yes, Don't you think that I am prettymatch with Yoona?」
( 知道阿,妳不觉得我跟允儿蛮配的吗? ) 我故意的开着玩笑。

「Nah, you ate too smug for yourseleves.」
( 哼,你少臭美。) 洁西卡不甘示弱的回我。

     用完餐后;我们边喝红酒,边聊着小时候的往事,洁西卡的酒量似乎并不好,只喝了两杯红酒便不胜酒力;微醺的在餐桌上倚着头,跟我说说笑笑。我见时间已晚,洁西卡也应该累了,便打算离去,没想到洁西卡却不让我走,硬是拉着我陪她又喝了好几杯红酒。我心想:也许这种时光对洁西卡来说,也很难得吧?看来我今晚是得捨命陪君子了……

     没多久;洁西卡进了一趟化妆室,出来居然就自顾自的倒卧在客厅沙发上,我心想:惨了,要是她真的喝醉了,待会要怎幺送她上楼呢?我急着走近照看洁西卡,洁西卡像喝醉似一动也不动的睡在沙发上,我心里只能祈祷着:Jason千万别在这时候打电话来阿。

「Jessica, are you all right?」
( 洁西卡,妳还好吗?) 我轻摇着洁西卡的手臂。

     洁西卡一个翻身,发出撒娇般的呻吟,把我的手档开,硬是赖在沙发上。我心想:完了,真的是喝醉了。洁西卡曲着双脚侧躺在沙发上,身上只穿着件单薄的T恤和运动短裤,那玲珑有緻的身材和那双修长白晰的美腿,看的让人垂涎三尺,我都忍不住的吞了口水。

「Jessica, if you sleep in here, you will catcha cold.」
( 洁西卡,在这睡会着凉的。) 我看洁西卡身上穿的少,深怕她感冒。

「Jessica, go to bed if you feel sleepy. Ok?」
( 洁西卡,要睡去床上睡好吗? )

     洁西卡始终没有动静,我伤透了脑筋,索性鼓起勇气一把将洁西卡抱起,送到床上去。我体贴的把棉被盖在她身上,并且将她放在棉被外的手也放进被中,正想要起身时;洁西卡居然一手紧抓着我胸前的衬衫……

「Don’t leave, stay with me…」
( 别走,陪我…… ) 洁西卡吃力的微微睁开双眼,轻声的说着。

「All right, all right, I stay inlivingroom.」
( 好,好,我不走,我就在客厅。 )

「No, stay with me right here...」
( 不要,在这陪我…… ) 洁西卡依旧紧抓着我的衬衫。

「What? right here?」
( 阿?在这陪妳? ) 我没想到洁西卡居然喝的那幺醉?

     就这样;我衣衫整齐的躺在洁西卡身旁,她侧躺依偎着我,一手在我胸前紧紧抓着衬衫,一手紧抱着我的手臂,像是怕我会逃跑似的;她那丰满的胸部也紧贴着我的臂膀。我动弹不得,深怕一不小心自己就会失去理智……

     洁西卡熟睡的脸不断的往我颈根凑近,我看着她迷人的容貌,泛红的双颊,甚至可以听到她娇柔的呼吸声,那诱人的香唇,离我不到十公分,我体温开始升高,脸颊也开始发烫……

我将脸贴近洁西卡,轻轻的亲了一下她的唇就赶紧回过头来,深怕被她发现,那感觉好柔软,好温热。我的心跳不停加速,脑中一片空白,失控的理智让我欲罢不能;我见洁西卡没有反应,又战战兢兢的靠近亲了几下,最后;乾脆肆无忌惮的与洁西卡面对面,不停的嚐着她那诱人的双唇……而我的手也悄悄的放在她的腰际,轻轻的抚摸着她那柔软又有弹性的身躯。

「Hmm...」
( 恩…… ) 洁西卡突然发出微弱的呻吟声。

     听见洁西卡的声音,我稍微退缩了一下,洁西卡勉强的睁开迷濛的双眼,但马上又阖上。我继续的吻着她,贪婪的享受那柔软湿热的触感,没想到;洁西卡也微微张开了双唇,迎合的吻着我,我伸出舌头轻轻的舐着她的唇,她顽皮的想要含住我的舌头,却始终都补捉不住。最后;洁西卡也不甘示弱的将舌头微微探出,却被我狠狠一口吸住……

「Wo...」
( 唔…… ) 洁西卡的舌头被我吸吮着,只能呻吟在我嘴里。

     洁西卡就这样闭着双眼,与我玩着唇与舌的游戏,我放在她腰上的手也开始不安份的往上游移,正当我的手触碰到她丰满的胸部时……

「stop…」
( 不要…… ) 洁西卡突然轻声的说。

「Joey, sorry, give me some time…」
( Joey,对不起,给我点时间…… ) 洁西卡害羞的说着。

「Yes, baby, you don’t say that.」
( 嗯,宝贝,妳不用说,我知道…… ) 说完;我将洁西卡紧紧拥在怀里……

     就这样;我抱着洁西卡渡过了一个令人难忘的夜晚,隔日上午我睡醒时,发现身边的洁西卡已经不在,我拨了通电话给Jason,他说洁西卡已经回房间休息了。我挂完电话看着床边洁西卡睡过的空位,突然觉得好空虚,恨不得立刻冲上楼,带着她远走高飞;我知道自己已经深深的爱上她了。我起身準备离开房间,在桌上见到洁西卡留给我的字条:

「Joey my dear, Cheer for me.  Jessica♡」
( 亲爱的,为我加油。 洁西卡♡ )

     今晚是她在台北的首场演唱会,我当然会到场为我的洁西卡加油。我离开饭店后,联络上家豪;告诉他我现在是全天下最幸福的男人,家豪一开始先是半信半疑的听着,直到我告诉他:接下来的三天我都要向学校请假,并打算租下一间西华饭店的总统套房来陪伴洁西卡,他才终于相信我讲的话。家豪与我约好今晚出发前往演唱会的时间,到时他开车来接我……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少女时代 台北演唱会 首场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     演唱会六点开放入场,我与家豪及SONE的成员都在入口处排队,所有的SONE团体都已经安排好道具,应援口号,应对话语……等等的集体行动,就等适当的时机与台上的少女们展开互动,每位粉丝都兴高采烈的满心期待着……

     入场后,整个会场座无虚席;热烈的气氛蓄势待发,所有的观众引颈期盼着少女时代的表演。我与家豪在最前方摇滚区的位置,能清楚的看到舞台的表演。此时突然会场的灯光熄灭,表演準备开始,大家都屏息以待……

不久;舞台的灯光乍现,开场音乐响起;少女时代全员登场,现场的粉丝、观众、SONE成员都疯狂的吶喊着;我的目光始终离不开洁西卡的身上,她的每句歌声,每个动作,甚至每个笑容,我都不想放过……

「喂,你别只顾着看你马子好吗?」 家豪看我如癡如醉的盯着洁西卡,故意闹着我。

「来,跟我们一起喊!」家豪交给我张字条,上头写了一堆我不了解的字。

     原来这是SONE团体设计的应援口号,我仔细看;上头居然还有用注音拼音的韩语,我心想:这年头连当个粉丝都不简单……这些应援口号,在少女们唱到副歌或是间奏时,台下的SONE成员就像是合音般的配合节奏齐声吶喊,这样不但能与台上的少女们互动,更能带动全场的气氛。

     我跟着全场SONE吶喊着,少女们脍炙人口的歌曲一首接着一首,全场的粉丝、观众、SONE成员都忘我的陷入疯狂……

     终于;演唱会接近尾声了,让我异想不到的是;原来这里才是今天压轴的好戏,在少女们手牵着手,上台谢幕的那一刻;全场的SONE,粉丝,观众们,一起向舞台抛出了粉红色的彩带,整个会场瞬间变成了壮观的粉红海……

演唱会散场,家豪开车顺道把我送到饭店,我独自的前往柜檯办理Check in,总统套房虽然一个晚上要价十万,但跟洁西卡对我的意义比起来,根本不值一提,外界都称洁西卡是公主,那幺我想;这待遇根本不算奢侈。

我进入总统套房,宽敞的待客室;桌上摆饰着香气扑鼻的鲜花,一旁还配有两间随从专用的房间,再进去就是装潢豪华的客厅,与餐厅隔着一道时尚的吧檯,餐厅的餐桌上还随时放着新鲜的水果。推开门进入寝室;映入眼帘的是一张豪华的大床,穿过旁边的更衣室便是豪华的浴室,其他设备如液晶电视、按摩浴缸等,自然不在话下。

接近午夜12点,我终于等到Jason的电话,我告诉他我这三天已经租下了这间总统套房,只要洁西卡方便,她随时可以上来找我。

不一会;Jason护送着我的公主来了,我打开房门见到洁西卡披了一件米色的风衣,脸上上了淡淡的彩妆,耳上也戴着璀璨的耳环,看样子是来之前还慎重的特别打扮了,洁西卡进入房门后;Jason把我拉到门外……

「Joey,洁西卡今天可是累坏了,尽量让她早点休息知道吗。」

「嗯,我知道了。」

「对了,还有;洁西卡今天没吃多少东西,你自己看着办吧。」

     我目送着Jason离开,边拨了通电话给饭店柜檯,点了一份比昨晚更高级的餐点;就转身进房,洁西卡披着风衣坐在待客室等我,见我进房便起身掀下披着的风衣……

     只见洁西卡身穿一件暗紫色的无袖连身洋装,双手也穿戴着暗紫色的长手套,彷彿像一位公主般,散发着高贵的气质。短裙下那双匀称的美腿也被衬托的白晰诱人……

「You are so beautiful...」
( 妳真美…… ) 我简直陶醉在洁西卡美丽的身影里……

     洁西卡笑着害羞的走向我,我张开双手将她拥入怀中,我用手轻轻的托起她的脸;洁西卡自然的闭上双眼,我们两人四唇相接,深情的吻着……

「You look tired.」
( 今天累了吧? )

     我说完,一把将洁西卡抱起,高兴的原地转了两圈,她两手环抱着我的颈,开心的笑着。我将洁西卡抱进客厅坐在沙发上。洁西卡侧坐在我的大腿上,用抱枕垫高双脚,她那双诱人的美腿;就这样摆在我面前……

「Did you cheer for me?」
( 你今天有来帮我加油吗? ) 洁西卡问我。

「Of course.」
( 当然有阿。 )

我从口袋中拿出那张SONE的应援字条,笨拙的拼出几句应援口号:

「安•妞•哈•say•唷•搜•万•乙•米•达」
( 妳们好,我是SONE。) 我唸完逗的洁西卡开怀大笑。

过了一会;饭店的餐点送来,有了上次的教训;我不敢再让洁西卡喝酒,只帮她点了果汁……

「Why you wear so beauty?」
( 为什幺今天穿的那幺漂亮? ) 我问洁西卡。

「It’s a special day.」
( 因为是个特别的日子。 ) 洁西卡边用餐边说。

「What special day?」
( 什幺特别的日子? ) 我故意的问着。

「I don’t wanna tell you…」
( 我才不告诉你…… ) 洁西卡害羞的低头,偷偷露出微笑。

     我俩边吃边聊,用过丰盛的餐点后,已经是接近淩晨两点的时刻,虽然洁西卡白天已经休息了一整天,但经过一场激烈的演唱会下来,还是露出了疲惫的神色……

「Joey, I feel tired, l want go to bed…」
( Joey,我有点累,想休息了…… )

「I will take a shower first, then you cango for it.」
( 我先去洗澡,然后换你…… ) 洁西卡红着脸害羞的连视线都逃避着……

     洁西卡走进寝室,我从门缝中见到她;正一件件的脱下身上的衣物……我此时的心跳加速,兴奋的全身发热,我走出阳台吹着冷风,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。原来;这就是洁西卡说的「特别的日子」阿!

     不一会,我走进客厅;听见浴室的水声停止,接着;连寝室的灯也熄了,我走进寝室;只见洁西卡已经钻进被窝……我洗完澡后换上饭店準备的和服,胆怯又兴奋的睡进棉被里……

洁西卡背对着我,我想靠近抱她,手才刚环抱住她的腰身,她就转身钻进我怀中,这时我才发现;原来怀中的洁西卡,身上一丝不挂……我的手从她光滑的背上溜下;她纤细的腰身与丰满的翘臀化作一道诱人的曲线,洁西卡紧紧抱着我,害羞的将脸紧贴着我的胸膛;她温热的体温,让棉被里满溢着她芬芳的体香……

     我翻身将她压在身下,双手撑在她头部两侧,深情的看着她;洁西卡害羞的两手交叉,遮掩着丰满的胸部,本来注视我的双眼也缓缓阖上,娇羞的将脸撇向一旁……

我伏下身,温柔的吻着她;她也微微地擡起下巴迎合着我的双唇……我故意断断续续的将脸离开她,让她不停的挺起唇向我索吻,我尽情的挑逗着她;一会儿;洁西卡似乎是发现了,嘟着嘴又将脸撇向一旁……

我见洁西卡露出性感的颈部,开始亲吻她的颈根与耳朵,我灵活的舌头在她娇嫩的颈部来回舔弄,洁西卡呼吸开始急促,扭动着肩颈挣扎着……我含住她的耳垂,轻咬了一下,接着用舌头沿着她的耳廓舔了一圈,原本挣扎扭动的洁西卡突然发出了呻吟,看来;我是发现她的弱点了……我用两手环抱住她的肩颈,让她无法动弹,接着开始用舌头疯狂的舔弄着她的耳朵……

「Hmm…Hmm…Hmm…」
( 恩……恩……恩…… ) 洁西卡忍不住的不断发出呻吟。

我残忍的舔弄洁西卡的耳朵,直到她挣扎的全身筋疲力尽才停止。我慢慢的鬆开抱紧她肩颈的手,只见她微微张着口;眼神迷濛,虚脱的喘息着,洁西卡原本遮掩住胸部的双手也鬆懈的摊开在床上……

「Are you all right…」
( 妳还好吗…… ) 我撑起身,温柔的将洁西卡脸上的长髮拨开。

     洁西卡没有回答我,依旧闭着双眼皱着眉喘息着,我看着她娇柔虚弱的模样,既兴奋又心疼。接着;我往下看见她那对白嫩丰挺的双峰,让我再也难以忍受心中的慾火;我的手掌轻托着她乳房下缘,温柔的将她乳尖立在我面前;开始用嘴吸吮……

「Ah…Hmm…Hmm…」
( 阿……恩……恩…… ) 洁西卡娇柔的呻吟着……

     我开始用两手不断的揉捏洁西卡丰满的乳房,忍不住的轻咬她那小巧可爱的乳头,洁西卡似乎感觉到疼痛,用手轻轻的将我脸推开她的乳房……

「Did I hurt you?」
( 会痛吗? ) 我心疼的问。

     洁西卡闭着双眼点点头,我内疚的又趴下身去,改用舌头温柔的挑弄,洁西卡仰起头,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像是很享受这感觉……我左右轮流的舔弄着洁西卡的乳头,让她的双峰沾满了我的唾液……接下着;我顺着她光滑的躯体往下吻,在她那柔嫩的腹肌上稍作停留,那性感的腰身和凹陷的肚脐,让我忍不住的用脸磨蹭着……

     我把脸轻贴在洁西卡光滑的腹部上,手开始探进眼前那片神秘的黑森林中,洁西卡本能的夹紧双腿,扭动着下体,腹部的起伏;让我更明显的感觉那肌肤的柔软……

     我环抱着洁西卡丰满的臀围,在她的耻毛处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便将洁西卡夹紧的双腿微微擡起,用两手开始在她小腿滑动抚摸着,感受她那光滑又富弹性的肌肤,接着两手便往上滑动,经过膝盖;一手在大腿外侧轻揉,另一手则伸入她夹紧的大腿内侧,享受那入侵女人隐私的成就感,我心想:有谁能够像我现在这样;在洁西卡公主最隐私的地方,毫无忌惮的放肆呢?

     接着;该是瓦解这位公主最后一道防线的时候了,我将洁西卡夹紧的大腿扳开,便把脸埋向她最隐私的禁地;我先用舌头在阴唇舔了一下……

「Hmm…」
( 恩哼…… ) 洁西卡立刻发出了一声细甜的呻吟……

     洁西卡想夹紧大腿,两腿却被我用手紧紧抱住,只能挣扎着胡乱的踢着小腿。我舌头开始不断的在嫩穴洞口舔着,阴唇上沾满了我的唾液,洁西卡不停的扭动着臀部,小腿踢的更激烈……

「Ah…Hmm…Ah…」
( 阿……恩……阿…… ) 洁西卡激烈的呻吟着,我的舌头却没有停止的意思。

我开始用舌头挑弄洁西卡的阴蒂,洁西卡的私处被我的口水弄湿成一片。

「Ah…Hmm…Hmm…」
( 阿……恩……恩…… ) 洁西卡的手开始拉扯床单,头也左右摇晃呻吟着,似乎快承受不住这激烈的快感……

我用中指缓缓的伸入洁西卡炽热的嫩穴中,温柔的轻抠着,嘴里仍然吸吮着阴蒂……

「Ah…AH…AH…」
( 阿……阿……阿…… ) 洁西卡眼神迷濛的咬着手指,全身紧绷,呻吟声也开始颤抖,看样子;阴道与阴蒂的双重快感,已经快令她快高潮了……

我的中指已经感觉到洁西卡的体内;排出一阵阵温热的体液,我继续的抖动在洁西卡体内中指,让体液四处飞渐,洁西卡的臀部开始紧绷,嫩穴也开始收缩……

「AHHHHH…」
( 阿阿阿…… ) 终于;洁西卡高潮了,她挺直了腰部,绷紧的臀部也微微的颤抖……

我抽了几张面纸,準备先处理这湿的一蹋糊涂的现场,洁西卡还气喘嘘嘘的陶醉在高潮的余波荡漾中,我侧躺在她身边;看着她娇喘连连的模样,一只手背放在额头上,一只手还紧扯着床单,全裸的躯体冒着香汗,今晚;这位高贵的公主,居然被我蹂躏的体无完肤……

正当我洋洋得意,準备用棒子征服这绝世尤物时,洁西卡居然奋力的坐起身,将侧躺的我压在床上;她裸身跨坐在我的身上,两手压着我的肩膀,转头将长髮甩向一旁,那性感又狂野的姿态,让我胆怯又兴奋……

「It’s my turn…」
( 轮到我了…… ) 洁西卡用那迷人的双眼瞪着我,像是要把我吃了似的……

     这回换洁西卡趴下身吻我,我躺着享受她那温柔的挑逗,洁西卡故意用柔软的双唇勾引着我,学我对她的方法,断断续续的吻着;我忍不住的想用双手抱住她,她却与我十指紧扣,将我两手伸展到枕头的上方……

     她趴在我身上吻着我的颈根,那对丰满的乳房,不停的在我身上挤压着,此刻我心想:世上哪里还有比躺着让公主裸身侍奉更享受的事呢?洁西卡吻过我的胸部、腹部,最后;她握起我那早已硬挺的棒子,用纤细的手指玩弄着……

     我的棒子比亚洲人的尺寸都还大,洁西卡似乎有些担心的看着我……

「Can you be tender on this plz…」
( 你等下要温柔点…… ) 洁西卡羞怯的说。

     洁西卡说完,轻轻的在我龟头一吻,便开始用舌头舔着我的棒身,同时也把我的睪丸捧在掌心里,温柔的揉捏……

「Oh…yes…」
( 阿…好舒服阿… ) 我深深的吸一口气,享受这无比的快感。

     我的棒身沾满了洁西卡的唾液,接着;洁西卡将我的龟头含进口中,那温热的快感,让我差一点在她口中射精,我巨大的棒子让洁西卡无法完全吞下,只能勉强的含入三分之一,看着洁西卡辛苦的样子;让我又不捨又心疼……

     洁西卡跪起身躯,向前爬到我身上,面对面娇羞的看着我,在我嘴上吻了一下,我已经知道;接下来该是好好品嚐这位公主的时候了。洁西卡将我那沾满她唾液的龟头,对準她的嫩穴,缓缓坐下;洁西卡仰着头,皱着眉,屏住呼吸,小心翼翼的将我的龟头慢慢挤进她那湿热的嫩穴……

「Hmm…Hmm…」
( 恩……恩哼…… ) 我的龟头才刚挤入她的嫩穴,洁西卡就发出了颤抖的呻吟……

     我的龟头明显的感受到又紧又温热的感觉,像是被穴中发烫的嫩壁紧紧包覆着一般,真没想到才刚插入;就有这般美妙的快感……

「Hmm…Hmm…」
( 恩……恩…… ) 洁西卡呼吸急促,继续努力的往下坐,缓缓的让我的棒子深入她体内……

     我巨大的棒子让洁西卡害怕的不敢完全坐下;棒子只插入了一半,洁西卡便开始慢慢的上下挪动着。洁西卡趴在我身上,臀部微微的扭动,我见她神情恍惚,呼吸急促,微张的口中不停的发出娇柔的呻吟和喘息;我故意用吻堵上他的嘴,吸吮着她软嫩的舌头,洁西卡的呼吸更乱了……我趁此时,突然腰部用力的一挺;那本来露在嫩穴外的半截棒子,完全没入了洁西卡的嫩穴中……

「AHHHHH…」
( 阿阿阿…… ) 洁西卡立刻抽出正被我吸吮的舌头,仰头呻吟,她口中的唾液在我的唇上连成一条丝线……

     我紧紧抱着洁西卡,翻身让她躺下,看着她娇怜的样子,让我既兴奋又心疼,我缓缓的抽送巨大的棒子,感受洁西卡的嫩穴那温热湿滑的快感……

「Ah…Hmm…Hmm…」
( 阿……恩……恩…… ) 洁西卡呻吟着;嫩穴被抽插的感觉似乎开始慢慢的升温……

     洁西卡的嫩穴开始收缩,我开始加快速度,不断的挺动下体,抽插她的嫩穴……

「Ah…Ah…Ah…」
( 阿……阿……阿…… ) 洁西卡的头部左右摇晃,忘我的呻吟着……

     洁西卡的嫩穴流出温热的体液,让我的巨棒每次插入都发出噗滋噗滋的水声,我兴奋的左右抱着她的双腿,猛力的将整支巨棒完全插进她的嫩穴中,将体液挤出穴外……

「Ah…ho my God…ho my God…」
( 阿……我的天哪……我的天哪…… ) 洁西卡神情紧张的喊着,仰起上半身,双手不停胡乱的想抓我,但阴道被塞满的快感;让她每仰起到一半便又无力的躺下……

     我欣赏着洁西卡被我蹂躏的模样,她再怎幺努力的挣扎;那可怜的嫩穴还是被我的巨棒抽插着,可爱的阴唇被我的巨棒撑开,我每一次抽出巨棒,穴内紧夹着的粉红色的嫩壁也被我拖出穴口,接着;马上又被插入进去,洁西卡飞渐的体液让我们两人的下体都完全湿透了……

「Ah…Ah…Ah…」
( 阿……阿……阿…… ) 洁西卡已经快高潮了,不停的扭动躯体,激情的呻吟,而我更是猛烈的每一下都深入她的体内,加速抽插着……

「Ah…Ah…Ah…」
( 阿……阿……阿…… ) 洁西卡全身紧绷,神情恍惚;一边咬着手指,一边不停的抓扯床单,……

「AHHHHH…」
( 阿阿阿…… ) 终于;洁西卡高潮了,发出嘶声细甜的吟叫……

     洁西卡全身紧绷,臀部也阵阵的筋銮,我插在她体内的巨棒明显的感受那阴道的紧缩;我的巨棒被温热的嫩壁紧紧包覆着,每一下的抽插都带来无比的快感……

「Ho…baby…ho…」
( 哦…宝贝…哦… ) 我想不到洁西卡高潮时的身体反应,这幺让人销魂;我忍不住的呻吟……

我想忍住射精,再多享受一下这美妙的感觉;但却没办法,一股快感让我急忙抽出巨棒……

「Ho ho……」
( 哦哦…… ) 一股滚烫的精液激射而出,射在洁西卡光滑的小腹上……

     我看着洁西卡突然被我抽离的嫩穴,还微微的颤抖,闪烁着水光;我忍不住把刚射完的龟头在她穴口磨擦了几下,洁西卡缓缓的夹紧双腿,害羞的侧过身,伸出手牵着我……

     简单的清理完后,洁西卡裸身依偎着我,把脸紧紧的贴在我的胸膛;我温柔的将棉被盖在她身上,小心翼翼的把这位美丽的公主包裹着……

「Baby, Do you want to drink?」
( 宝贝,想喝水吗? ) 我问洁西卡。

     洁西卡没有回答我,依旧紧紧的抱着我,将脸贴在我的胸膛上。

「Let me get a glass of water.」
( 来,让我去倒杯水。 ) 我感觉有些口渴。

     洁西卡不理会我,嘟着嘴撒娇般的黏着我,硬是不让我起床。

「Baby, what’s wrong?」
( 宝贝,怎幺了? )

「Don’t leave me.」
( 不準你离开我。 ) 洁西卡嘟着嘴撒娇的说。

     我抱着洁西卡,心中笑着,原来;再怎幺高傲、冷漠,但她始终是个女人。我闻着她的髮香,感受着她的体温,此刻;我好希望时间能暂停,让我能永远陪在她的身旁……

     早上七点;南瓜马车又要接走我的公主了,洁西卡起身穿衣梳洗,我依依不捨的帮她披上风衣,送她到房门口,我似乎只有在夜晚才能见到她一般……

我拥着洁西卡在房门口深情的吻别,她要我别担心,演唱会的行程,白天都在休息,跟我约定了晚上见之后,就搭乘电梯下楼……